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神級龍衛 > 第1074章血魂符咒
    其實關于逃亡方案,沈浪心中已經有了多個計劃。

    之前在蠻神宮內,沈浪就了解到了一些知識。

    獸神宮的人之所以能那么快的追殺到自己,應該是借助了一種名為“星羅盤”的靈器。

    星羅盤是修煉世界十分有名的追蹤靈器,能夠追溯和定位神魂位置。

    只要范圍在千萬里之內,星羅盤都能準確的定位一個人蹤跡。

    但這種靈器極難煉制,就算是蠻荒七大宗門的那種門派,也頂多只有一兩件。

    星羅盤也有很大的局限性,千萬里的追蹤距離是其中之一。還有一點則是,開啟一次星羅盤后,羅盤定位只能持續三天。

    三天后,效果會消失。而該星羅盤要充能半個月,才能再次開啟。

    也就是說,這半個月內,自己應該是安全的。

    沈浪心中一定,和蕭承聊了一陣,最后找了一個借口說想休息休息。

    老人便拉著蕭鈴兒離開了房間,讓他靜心休息。

    沈浪心中不免有些感嘆,這爺女兩人真是心地善良。對比修煉世界的勾心斗角,這種仁慈的淳樸人真是太少見。

    不過可惜,這個名叫蕭承的老人,可能時日無多。

    沈浪依稀可以看到這老人身上散發著一絲“死氣”。

    死氣,就是普通人壽元將近時,隱約散發的一種氣息。

    除去生病和其他突發狀況導致的死亡,只因身體老化而瀕死的人,身上才會散發出死氣。

    散發死氣意味著身體徹底老化潰敗,已經快要承受不住三魂七魄。

    沈浪進階虛境后期之后,才依稀的感覺到這種氣息。如果是涅槃修士,應該更容易發現這種死氣。

    這個名叫蕭承的老人雖然現在看上去精神矍鑠,其實也是一種回光返照的現象,差不多再過十天半個月,就會魂歸天外。

    老人身體已經開始散發死氣,沈浪即便想幫他延年益壽也遲了。

    沈浪一向不喜歡欠別人人情,是這對爺女救了自己。

    自己在離開之前,至少得送走老人,安頓好蕭鈴兒,才能心安。

    煩心事暫且不想,沈浪閉上雙眼,開始靜心打坐恢復傷勢。

    一連過了兩天,沈浪一直在靜養恢復。

    蕭承和蕭鈴兒兩人只是普通的農家人,爺女兩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沈浪的飲食起居都是蕭鈴兒一人照看,這個青澀女孩懂事的有點過分了,洗衣做飯各種家務活全包了,甚至每天早上還要上山采藥。

    一個身體瘦弱的小女孩,做的卻是成年人都嫌累的活。

    兩天后,沈浪身上傷勢基本已經恢復。

    身體恢復過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考慮如何避免被星羅盤探查到方位。

    恰好玄帝乾元錄上有記載,想避免被星羅盤等追蹤靈器探查到的方法只有兩種。

    第一種,是直接藏身在五行靈氣極為駁雜稠密之處,那樣追蹤靈器會受到干擾,探查不到。

    這種地方,只有五行靈石礦才勉強符合要求。

    蠻荒大陸的五行靈脈雖然數量稀少,但靈礦還有一些的,只是早就被大的宗門占有了。沈浪暫時不可能找得到這種地方。

    第二種方法,看起來并不難,就是以一種特殊的咒法,將自身的修為封印。

    星羅盤只能定位追溯神魂之力到達一定境界的修士。修士體內的真元或靈力能影響神魂之力,如果修士修為太弱,或者干脆就是凡人,就會因神魂之力過于弱小,連星羅盤也無法定位。

    玄帝乾元錄中,就有一種名為“血魂符咒”的術法,施展后可以封印自身修為,應該可以避開星羅盤的定位。

    血魂符咒類似一種小型的封印陣法,以自身精血畫符,在一段時間內封印掉自己的丹田內百分之九十九的真元或者靈力。

    恰好這種咒術最少要求施術者的修為在虛境后期或者煉氣九重的修士才能施展。

    沈浪花了一天的時間,好好研究了一下這血魂符咒。

    不得不說,這玄帝真是驚天地泣鬼神的天才!血魂符咒就是玄帝自創的咒術,不但可以隱匿神魂氣息,也可以隱匿修為。

    沈浪都為之折服,血魂咒的原理就是以自身一半的靈力或真元,抵消另一半的靈力或真元,以奇特的運氣方式達到兩股力量相斥抵消,丹田內的真元無法凝聚糅合,空空如也。

    既然丹田內都空空如也,修為自然也沒了。除非元嬰期的大能,否則絕無可能會探查到施術者的真正修為。

    但是這種術法有些危險,一旦施展成功后,修為是真的沒了。

    若遭遇突發狀況,試圖強行恢復修為,丹田內真元會空空如也,必須需要三天三夜的打坐才能重新恢復真元。

    這種術法看似逆天,其實也是有利有弊。

    研究一日后,沈浪已經摸清楚門道。

    當晚,他咬破指尖,用鮮血在小腹處畫出一道道符號印記。

    花了一整晚的時間,終于將血魂咒施展成功。

    第二天醒來睜開雙眼,自己的修為果然被隱藏了起來,削弱到了問境中期。

    這么弱的修為,星羅盤應該是探查不到了。

    沈浪大感滿意,這血魂符咒的效果最多可以持續三個月。這段時間,自己低調一點,應該不會有什么危險。

    算算也過了三四天了。早上,沈浪下了床。

    蕭承和蕭鈴兒兩人見沈浪活蹦亂跳的從臥房里走了出來,不禁瞠目結舌。

    “年輕人,你的身體?”蕭承愣神道。

    “已經沒事了,老伯,多謝你這段時間的收留。我身上沒什么財物,這個你們收下。”

    沈浪儲物戒指中沒有俗世的金銀錢幣,只好掏出了一枚璀璨生輝的夜明珠。

    這種珠子在夜里能發出強光,方便一般的低階修士夜里行路,對沈浪而言有點雞肋。但在凡人眼里,應該算是稀世之物。

    “好漂亮啊!”蕭鈴兒星眸放光,她還從來沒見過這么漂亮的珠子,小手探上前,不禁想上去摸一摸。

    “鈴兒,別胡鬧!”蕭承喝斥一句。

    “哦。”蕭鈴兒立馬縮回了手,低著腦袋站在了老人身后。

    “年輕人,這東西太貴重,小老兒可不能收!”蕭承擺手拒絕,隨即謹慎問道:“年輕人,冒昧一問,您是仙師嗎?”

    “仙師?”沈浪有些好奇,隨即就反應了過來。

    老人口中的仙師,應該就是修仙者。靈霄山地界中有不少修仙門派,其中最大的就是沖霄殿,煉氣修仙者數量應該很多。

    “算是吧,不過只是微末修為而已。”沈浪沒有隱瞞的必要,估計老人也該察覺出來了,否則普通人傷勢恢復的哪有這么快。
神级龙卫_花幽山月_神级龙卫最新章节_神级狂婿_神级龙卫沈浪最新更新-笔趣阁